張保力快評》先清理民主花園的毒草

張保力快評》先清理民主花園的毒草
十月蛇胎 小說

高雄民進黨籍議員康裕成(左)找來緊急退出國民黨、以無黨籍身分參選的議員曾俊傑(右)搭檔,順利當選高市議會正副議長。國民黨市黨部火速開除曾的黨籍。(袁庭堯攝)

花和草是大自然給我們的恩賜。它們不但可以入藥,還可以入詩、入畫,給我們身心莫大的慰藉,也給一些詩人墨客以美好的靈感,創造出諸多賞心悅目的文章,和膾炙人口的優美作品。然而,與此同時,卻也給聰明的人類帶來一些形像化的聯想和比喻。例如把香草比喻成君子,把牆頭草、窩邊草、莠草、毒草等,比喻成小人、歹人和不入流等。

這次的九合一地方選舉,除了冒出許多「香草」之外,還有一些形形色色的各類「毒草」。這些毒草不是「窩裡反」、「騎牆派」,就是被「搓圓仔湯」,惡形惡狀,慘不忍睹,把所謂的「民主殿堂」搞得面目全非,其臭無比。

在這些牆頭草、毒草之間,民進黨及國民黨兩派竟然平分秋色,不分軒輊。國民黨那幾位臨陣脫逃,見風轉舵的牆頭草,以及和民進黨有關連的那幾位動刀動槍的毒草,把「民主殿堂」搞得像杯弓蛇影、私相授受的「人肉市場」。瞠目結舌,嘆爲奇觀之餘,更令人怪異的是國民黨的處置作爲。

拜登称瑞典「很快」加入北约 将进一步巩固联盟

毒草明明出土,卻未能快刀一斬,反而說要等到開什麼會,再做什麼「必要的處理」云云,充分顯現了它的鄉愿與低能,也給那些善於「察顏觀色」的騎牆之草、窩邊之草、毒草,及莠草蠢蠢欲動,準備「待價而沽」。

職是之故,筆者大膽預言,2024之前,勢必就是國、民兩黨之間的牆頭草、窩邊草,及毒草競相出土的大比賽和大掃除;誰能勝出,誰就贏得大選。臺灣的所謂民主制度、民主殿堂,發展到這種類似「動物農莊」,到了令人發噱發怵的地步,讓人不得不哀嚎和痛罵。

※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※

侯友宜称「高雄治安末段班」 陈其迈回应了

杨梅「黑狗兄」跌大圳落水 警抛救生圈及时救援